沈阳

安全合规的蓝领公寓何处寻?

2017年12月01日来源:北京日报国内动态责任编辑:wangzhenpeng

“11·18”一场大火,引发了社会对蓝领工人住宿条件的关注。记者调查获悉,目前全市范围内鲜见合法合规又安全的蓝领公寓,甚至连一些大企业作为“福利”提供的免费宿舍,本身就是不合法、不达标的危险源。

如何为蓝领提供一间安全又实惠的公寓?市场上缺失的集体宿舍该如何补足?从今日起,本报将连续关注这一话题。

招聘福利:

“我们免费提供住宿”

“美团外卖,高薪诚聘。月薪6000-9000。”一张塞到共享单车上的小广告这么写着。

记者按照小广告上的电话打过去。对方自称负责美团招聘:“我们可以提供住宿。”

住在哪儿?在招聘者的指引下,记者探访了美团的“宿舍”。它位于海淀区什仿院一处下凹立交桥路南,远远看去高出其他犬牙交错的违法建设一大截,像一座水泥碉堡。

碉堡周围,是个典型的“多合一”违建群。楼下餐馆的俩煤气罐都有一人来高,锁在路边油脂麻花的棚子里。楼上的“公寓”窗外贴满了美团招聘的告示,从底下望去,32根黑电线在空中扎成一团,再四散连接到每一间屋里。

室内的4张高低床上一团乱麻,被子都成了卷。要想进屋得趟着电线走,还有些零散的箱子、包裹挡路。招聘者说,因为五棵松的“公寓”不合规,所以五棵松的外卖员也搬到什仿院居住。

那这边的“公寓”就合规吗?

答案同样是否定的。什坊院是海淀区典型的城中村,靠在一座铁路桥边。像美团租赁宿舍这样的建筑,都是违建。目前四季青镇宝山村已经启动棚改,当下正是腾退奖励期。如果宅基地使用权人或者房屋所有权人同意棚改,则意味着这里也住不长了。

但招聘者并没提到这些。“来吧,春节时正好缺人。”招聘者说。

雇主缺位:

给“福利”不保合法安全

送餐,作为蓝领行业的一种,在近几年迅速融入城市生活。在每一位辛勤送餐的人员背后,都有至少一家迅速膨胀的企业。数据分析机构易观近日发布的2017年第3季度中国互联网餐饮外卖市场分析报告显示,中国互联网餐饮外卖市场整体交易规模达582.7亿元人民币,环比上涨26.8%,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幅达79.1%。

但在资本迅速膨胀背后,是企业和雇主的缺位。尤其是针对一些蓝领岗位,企业用最直观的“包住”吸引求职人,却无法保证提供房屋的安全。

像什仿院一带脏乱差的“公寓”还有很多,其中不乏由雇主租过来再给员工居住的。顺义一家物流企业的经营主管告诉记者,在城乡结合部、郊区,租“公寓”当宿舍,要比直接给钱更划算。

她举例说,如果企业要给房补,目前通行的价格是400元左右,但租一间“公寓”放上高低床,单人成本就会降到一二百元。反过来,在顺义杨镇、海淀四季青等区域,租赁合法住宅所支付的人均成本要比租违建、“三合一”房屋高上2到5倍。

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企业劳动法律事务部主任郎武表示,当企业把住房作为福利提供给员工时,应该同时提供安全保障,企业要对该房屋的安全、合法承担责任。

“如果明知这些宿舍为违法建设,或者没有尽到安全审查义务,一旦出现问题,都是要承担民法相应责任的。”郎武说。

市场尴尬:

蓝领需求游走灰色地带

通过对海淀区三环到五环之间20名快递员、送餐员、保洁员、小时工的采访,记者估算出了这样的承受能力和需求——这些蓝领员工能承受的租金为单人每月500元左右,带孩子的家庭每月1000元到1500元之间。同时,他们希望居住地到工作片区的车程能控制在半小时左右。

但记者找遍了所有合法中介,发现在居住产品租赁市场中,以蓝领员工能出得起的单价,几乎找不到可以对标的合法产品。

近几年来,随着共享经济、送餐、网购业态的发展,从事劳动生产和服务业的蓝领,已经成为城市运转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。但在产业规模迅速膨胀的背后,大量需要蓝领的相关企业,却没有担起责任,给员工提供一间安全达标的宿舍或者公寓。在记者随机采访的20人中,除了临时投靠亲属的一位送餐员之外,其他19人仍旧居住在隐患重重的“三合一”房屋中。

“老板没收我们的钱。”送餐员小陶有些想为企业主说话。

但是从法律上讲,确定企业主是否应该承担安全责任的,并不以是否收钱为考量标准。“比如商场应该尽到安全责任;如果商场地上有水而没有提示、有人因此滑倒受伤了,那么无论这人是否花钱消费,都要承担相应责任。” 郎武说。

  • 意向区域
  • 价格